政風宣導詳細內容

【保防宣導】心動,要有警覺立即行動

2017-06-02 輔導室

心動,要有警覺立即行動
■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前校長 陳連禎
危機宛如黑天鵝,但誰也不知道,它究竟何時會悄然出現。正因為大家往往習慣安於現狀,缺乏危機意識,總認為絕不會那麼倒楣,危險會降臨在自己身上,因此當黑天鵝一旦悄悄地來臨時,往往讓人措手不及而陷入險境。「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;天下攘攘,皆為利往。」古今社會,人人理性自利,唯利是圖。執法人員站上火線,往往會面臨到許多利誘,自己如果沒有敏感度,懂得拒絕誘惑,一旦把柄被掌握了,就會任人予取予求,於是只得越陷越深,終究難以回頭,直到東窗事發,而後束手就擒。
警覺性之高―趙襄子
《史記‧ 刺客列傳》記載一段故事:公元前453 年,春秋時期晉國有六大家族爭奪政權。豫讓曾在范氏、中行氏門下工作,然而始終未受到合理重視;後來投靠智伯,深獲智伯尊寵,並受到重用,為此讓他時時感恩,總想圖報,不幸後來趙襄子聯合韓、魏二家,消滅了智伯。
豫讓說:「士為知己者死,女為悅己者容。今智伯知我,我必為報讎而死,以報智伯,則吾魂魄不愧矣。」於是他先改變姓名,冒充服刑人,再混進宮廷,企圖藉整修廁所時,刺殺趙襄子。但趙襄子於如廁時,突然心為之一動,有所警覺,立即下令搜查,於是逮捕到豫讓。趙襄子認為豫讓肯為故主報仇,實在是個有義氣的人,不忍殺他,便將他釋放。豫讓卻仍不死心,不惜身上塗漆,以改變
形貌,繼而又吞炭以變化聲音,再喬裝成乞丐,準備伺機再行報仇。
不久豫讓埋伏在一座橋下,趙襄子的馬走到橋頭,突然驚跳起來,他說:「必是豫讓。」於是豫讓行刺再次失敗。由於趙襄子對於危機的敏感度,讓他安然度過死生之地。
當機立斷―劉邦
《史記‧ 張耳陳餘列傳》也記載一段有關危機意識的故事:漢高祖七年,西元前200 年,劉邦率兵征討匈奴,不幸兵敗平城,被圍七日,幸有陳平為他出謀劃策,才能順利脫困。劉邦回京洛陽,過宿趙都邯鄲,趙王張敖是他的女婿,親
力親為熱心招呼,從早忙到晚,為他備妥好酒好菜,禮節極其周到,態度甚為謙恭。可劉邦卻毫不買帳,舉止非常傲慢。趙相貫高、趙午等人已六十餘歲了,都是趙王之父張耳的門客,為人一向很有義氣,看在眼裡,很不是滋味;他們憤怒說:「吾王柔弱!今王事高祖甚恭,而高祖無禮,請為王殺之!」趙王聽到父親的老臣氣憤填膺,不滿盈庭,急得咬破手指出血,教訓他們萬萬不可造次犯上。貫高、趙午等十餘人氣猶未消,還是私下議論,決定要暗中部署,為主子報仇,出一口怨氣。
漢高祖八年,劉邦從常山郡回師,又路過趙國,於是貫高等人先在柏人縣預置機關,於驛館的夾層牆壁內隱藏刺客,準備在劉邦如廁時動手。劉邦正想要在此過夜留宿時,忽然一時心動,好奇地問左右:「這地方縣名為何?」隨扈回答:「叫柏人。」劉邦認為「柏人,就是被人所逼迫!」不吉祥之感油然升起,於是不宿而去。
劉邦讀書不多,教育程度並不高,此行並沒有國師張良從旁點撥,也無智多星陳平教他趨吉避凶。不過,由於劉邦一時靈光乍現,忽然心有所動, 聯想到「柏人, 被人所迫!」心頭似有不祥的預感,連夜急忙離開,始能逃過一劫。由此一例,可以證明劉邦警覺性之高;當然,從另一個視角觀察,也可以瞭解劉邦對人對地疑心之重!對照前例趙襄子於如廁時,突然心為之一動,立即有所警覺,馬上採取相應的行動,方得以預防被害,其中道理不言可喻。
酒色財氣,並非罪惡,卻是事業成敗的關鍵,執法人員或多或少都有體驗。檢警調海巡等執法時,難免遇有應酬,本不足為奇。有時地方好友請客,或同學邀約相聚,又不好意思探問餐敘的宴客名單,本為人情之常。但凡有心人,巧設鴻門宴,往往執法人員到了現場,才驚見座中赫然有特定營業負責人士,甚至是自己偵辦中的敏感對象,在這關鍵時刻,應該學習劉邦的敏感與直覺,二話不說,立刻反應,就連禮貌性的招呼都一律免了,只須說聲上洗手間,趕緊尿遁而去。
忽然心有所動時,要有警覺而立即行動,迅速脫離險地才是萬全上策。